Monday, March 5, 2018

古廟、元宵、三輪車



古廟、元宵、三輪車---
麻坡三輪車風情

年初二,坐三輪車,夜遊麻坡,重溫舊夢。


麻坡三輪車,近於走進歷史。想當年,三輪車與市民關係密切,是市內日常交通工具。

沒想到,年初二,麻坡夜,後巷文化街,受邀坐上三輪車,逛市區,看夜景。

三輪車緩緩行,坐在車上,往事浮現腦海。想起早年元宵夜,有時陪祖母,有時陪父親,坐三輪車,去古廟,請糖獅。長久以來,文化傳承,麻坡人保持元宵節拜糖獅的傳統,從胡椒甘蜜時代,到現代的工商業時代。

80年代的麻坡粵東古廟外觀。百多年香火不衰,元宵年年熱鬧。

2018年麻坡古廟元宵夜廟會場面。



坐三輪車古廟拜神

60年前,元宵節,我與祖母,坐三輪車,到粵東古廟,請糖獅,求保佑。麻坡粵東古廟,毗鄰後巷文化街,百多年前,是麻河沿岸甘蜜種植人的精神寄託。百多年來, 元宵節,擲聖杯,請糖獅,香火旺盛,熱鬧非凡。

想當年,每逢元宵節,通往古廟的幾條道路,人來人往,車水馬龍,入夜時分,燈火輝煌,一片人潮。

記得那時候我與祖母到廟里請糖獅,或稱豆獅,是有一定的程序和規矩。首先,我們必須擲聖杯,拋到笑杯和無杯,無資格請糖獅回家。要連續拋到三次聖杯,才能請到一只糖獅。不過,今年從廟里請回家一只糖獅,明年必須買兩只糖獅還給古廟,每年都是拿一還二。糖獅華麗獅身是豆糖,身上黏着五顏六色的彩毛,貼上兩顆閃亮的眼珠,十分好看。請了糖獅,擺在三輪車前方,人坐後方,馬來車夫踩著車,慢慢送我們回家。

古廟元宵請糖獅。早年請一還二,隔年加倍償還。

2018年元宵,古廟內擺滿糖獅(豆獅)。



調皮學生有請無還

做生意的人,元宵晚也可拋聖杯,向古廟拿兩元現金,摻合在自己的生意本,提升運氣,經營生意。不過隔年,他必須到廟里歸還四元,加倍清還。

那時有幾位顽皮學生,看到如此容易古廟就派錢,就學人擲聖杯,希望有機會獲得兩塊錢。廟祝看在眼里,知道他們只是調皮好玩,不想為難他們, 給了他們兩分錢,祝他們好運。

此外,糖獅味美,學生也擲聖杯,請糖獅。隔天拿到學校,與同學分享,高談元宵夜逛古廟,擲聖杯的樂事。他們請到的糖獅是有去無還。他們知道古廟不會追究,不必嚴守古廟的規矩。

Ladang-ladang Gambir

百多年前,華工在麻河兩岸種植甘蜜,出口國外,柔佛日益繁榮,華工功勞大。郭鶴年說,華人是經濟螞蟻,是開發東南亞的英雄,但未獲贊美(The unsung heroes)。華人比他人更勤勞,願意吃苦。


Kangchu Lenga Tan Ju Nguan

粵東古廟創建人,五條港港主陳裕源身穿清朝官服。他是早年麻河流域最能幹,最有聲望的港主,年輕時到印尼廖內打天下,中年時落足麻坡,開發麻坡,出產的甘蜜輸往新加坡和印度。

 



港主創建粵東古廟

百多年前,粵東古廟與華人到麻河兩岸,開發熱帶雨林,種植甘蜜胡椒的歷史,緊密聯系。

麻河第5條港港主陳裕源先賢是古廟創建人。當年一批一批華工來到麻坡,冒着生命危險,進入麻河沿岸的熱帶雨林,披荊斬棘,開山闢地。生活在艱辛環境下,為求平安,他們需要神明保佑。

陳裕源於麻坡開埠初期,出資800元,買下麻海墘街7間馬來人的房屋,從家鄉潮州請來玄天上帝神像1894,麻坡粵東古廟誕生,座落麻河旁。可是1913年,發生一場大火,古廟受損加上英殖民地要徵用土地街道於是古廟於1914搬遷到今天峇吉里路現今之廟址

年輕馬來車夫,身民族服裝,陪我們夜遊麻坡。



三輪車注入新生命

事過境遷,誰想到,2018年春節,我又坐上三輪車,夜遊麻坡。只不過當年是與祖母同坐三輪車,如今是與妻子同坐三輪車。當年是上了年紀的馬來三輪車夫,如今是剛離校的馬來小伙子當車夫。

如今麻坡有個計劃,打造文化街,打響麻坡名聲。於是後巷牆上有壁畫,牆下有三輪車,載客夜遊麻市,車夫當導遊,一路講麻坡的故事。這讓我有緣再度坐三輪車夜遊麻坡憶起塵的往事

麻坡有不少有趣的故事,有意義的歷史故事。這是一個王城,麻坡人常稱之為香妃城也可以說,這是黃亞嬌王后城,港主女兒之城。當年盛行港主制度,在此制度下,柔佛成為世界最大甘蜜輸出國,而麻坡是柔佛最大的甘蜜生產地,為柔佛帶來源源財富。

蘇丹后黃亞嬌是龍引港主女兒,是潮州人。麻坡嶺嘉港主陳裕源是潮州人,在當年麻河約20位港主當中,最有才華和聲望。他擁有一支舯舡隊川行麻河上,輸出土產,運進日常用品他曾在管轄港區內自行發行鈔票,影響力大。

麻坡有豐富生動的歷史故事,希望新推出的三輪車遊麻坡服務,能真正地扮演角色,傳播這些故事。車夫導遊的素質功力,他們對麻坡歷史的知識,舉足輕重。

希望這項麻坡三輪車計劃能順利進行,取得預期的成果。但願這項新計劃將帶給麻坡三輪車新的生命力,不致於很快消失,成為歷史。

三輪車夜遊後巷文化街。



讓小孩體驗早年麻坡三輪車風情。


馬來老漢踏三輪車,馬來老婦坐三輪車。


Friday, February 23, 2018

麻坡牛車情



美化後巷 打造文化街 

麻坡後巷文化街的牛車壁畫。


麻坡人正在努力,改造後巷,提升為文化街,反映早年歷史事跡,風土人情。華巫畫家攜手同心,精心作畫,美化後巷。

大年除夕,麻坡三馬路後巷文化街,姐妹花畫家聚精會神,揮筆作壁畫,重現麻坡早年重要運輸工具---牛車。

小巷壁畫前與姐妹畫家喜重逢,我們愉快交談。我告訴她們,70年前,我跟隨父母搬家,坐上牛車,前往峇吉里路牛車路Jalan Kereta Lembu新家。家具搬上牛車,小孩坐上牛車兩頭黃牛一步一步走,緩慢向前進,牛頸上掛小銅鈴一路叮噹響。當年,牛車是重要的運輸工具。

拉牛車賣橡膠柴

當年,麻坡人煮飯燒菜,是用樹膠柴和木炭,所謂“牛車柴”是市民日常生活必用的燃料。新家在離市區近3英里的牛車路路口,每天鄰居阿里用牛車,拉着一車“牛車柴”,到市區兜售。牛車走在市內,一條街過一條街,直到有買客。記得每車“牛車柴”售價5 元,又有華人老婦拿着沉重的斧頭,專業為人劈柴。劈一“牛車柴”收費1 元。

賣出牛車柴後,如有貨運送,牛車就為甘榜區的雜貨店,運載米糧日用品,拉回鄉村地區。沒有貨運送時,就空車而回。 緩慢的牛車,緩慢的生活步伐,這是當年馬來鄰居的生活寫照。

對於早年的麻坡“牛車柴”,兩位畫家姐妹花年輕,似乎未曾見過,顯得頗有興趣。

筆者夫婦與姐妹花女畫家壁畫前喜相逢。

 
馬來姐妹花Norfaizah和 Sabariah 聚精會神作畫。

姐妹花夜晚後巷作畫,加油。


有時候,牛車還成為峇吉里路培養學校學生的交通工具。峇吉里路培養小學校友說,早年,她從牛車路走路到學校,放學時,見到馬來人鄰居的牛車回甘榜,就坐順風車,坐上牛車回家。


勘探金礦出動牛車

140多年前,蘇丹阿里(Sultan Ali ),到麻坡金山地區,勘探金礦,牛車派上用場,成為得力助手。

18733 27 日,海峽時報報導,蘇丹阿里與歐洲白人礦家巴克(MR. Barker) 和菲斯爾( Mr. Fisher),帶領一隊人員,到金山勘探金礦,找尋財富。牛車為勘探隊伍運送探礦的配備和其他工具用品。

此行結果不如預期,失望而歸。牛車運載的探礦工具拋棄山中,牛車折返馬六甲。但他們遇到幾十名華人礦工,在淘洗金砂,收穫不多,僅夠維持生活。

牛車運印兵屍體拋麻河

百多年前,麻坡開埠初期,泥路街道,牛車市內川行,破壞性大。麻坡歷史學家拿督蘇庫(Dato Shukor)在〈麻坡簡史〉(Sejarah Ringkas Muar)中寫道,早年,沒有柏油路,市區街道是泥路,牛車車輪壓過,路上到處是洞,凹凸不平。因此,一度在街頭架一枝大橫木,阻牛車進入市區破壞道路。

1921年,麻坡火車停止載客服務,當地人失去運送樹膠土產至麻坡的便捷交通工具被迫改用牛車運送緩慢又十分不便

巴冬地區華巫小園主集體聯名呈函政府,要求重新啟用火車服務。信中提到,失去了火車服務,小園主只得用牛車運送土產樹膠,十分不方便。雨季時,道路泥濘,牛車行走困難緩慢。如用汽車運載,運費太高,村民付不起。

日軍攻打麻坡時,牛車成為運載陣亡印度兵的工具。據麻坡實廊地區父老的回憶,在1942 年正月15 日,日軍突然開抵麻河對岸的實廊,一連印度兵守軍措手不及,全軍遭日本軍歼滅。日本人命令当地一名拥有牛车的马来人,收拾印軍屍體,拋上牛車,运載至麻河旁,丢进河中。

二戰時,防守麻坡的印度兵,千多人陣亡。

 
女畫家筆下的日軍強渡麻河地點,印兵屍首拋入麻河之處。
这反映出,早年牛车在麻坡人生活中的角色与地位。牛车虽慢,但当年在人们的生活中,是重要交通工具。麻坡後巷文化街重現早年的牛車,讓這消失的歷史重回人們的記憶,讓外地人領略早年麻坡人的生話和風土人情。

華人女畫家,壁上作畫,暫停休息。中化中學美術老師,拔刀相助。華巫畫家,同心協力,美化後巷,美化家鄉。

展現武吉斯人民間歌舞的壁畫。


此情此景己消失於歷史中。


 
1921年麻坡火車停止服務,村民被迫以牛車運載樹膠土產。火車停於膠園內,村民在橡膠樹下與火車合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