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16, 2018

當今外勞與早年華工


馬來西亞的孟加拉外劳,歡庆開斋节。
今天是回教徒開斋节。清晨外出喝早茶, 巧遇一群孟加拉(Bangladesh)外劳。他們身穿長袍,互相拥抱,胸靠胸。他们说, 这是心连心。他們互贺开斋节快乐,暫忘鄉愁。

我与他們閒聊起來。
问:想回孟加拉过年吗? : 才来几个月, 怎么回?
问:為何背井離鄉?
答: 家乡無工作, 来此找生计。
幾十萬孟加拉背井離鄉,來到馬來西亞,成為馬來西亞一支勞動大軍,促進本地生產建設。
 
當今外勞與早年新客都是為生活不得不背井離鄉,但他們的處境有天壤之別。

看到孟加拉外勞庆開斋情景,想起最近收集的華人下南洋歷史照片。
歷史照片顯示,華人新客早年下南洋,處境艱苦百倍。
百多年前,沒有手機,沒有飛機,華工下南洋,一艘船擠上3千人,遇狂風巨浪和海盜,生命全無保障。那時沒有大工廠,新客華工在矿場、在熱帶雨林中,砍伐森林,開荒種植,面對土酋壓榨,老虎、鳄魚等猛獸威脅。
那時那有什麼最低工資保障,加上統治者推行賣鴉片,興賭業,搾取華人苦力血汗錢。



但是我們的先輩熬過去,讓子孙能在南洋地區立足、發展、興旺。感恩先輩的堅韌不拔精神

華人新客拉黃包車。人拉人,炎陽下,下雨天,先輩赤膊赤足滿街跑,還要挨罵。早年馬來亞有不少黃包車。

Thursday, May 31, 2018

下南洋情景:碼頭淚別


廈門〈老院子文化园〉


無奈背井離鄉下南洋,親人碼頭相送,揮淚告別。民俗文化館以立體造型,還原早年下南洋的感人場面。

登船遠航,飄洋過海,命運如何?無人知曉。是衣錦還鄉,或是客死異鄉?

厦门打造一個〈老院子民俗文化风情园〉,生动还原了闽南人下南洋打拼的艱辛歷程和感人的情景。〈下南洋碼頭告別〉這一幕,最為感人,給我留下深刻印象。
我站在〈碼頭告別〉立體造型塑像前,拍照留念,表達對先人的敬意。戰亂匪禍,天災饑荒,迫他們離鄉。貧窮饑餓的孝順兒子、妻子的好丈夫、兒女的好父親,離開故鄉,出洋打拼,堅韌不拔,精神令人敬佩

先輩事跡,令人感動。站〈碼頭告別〉情景造型前,拍照留念。

廈門華僑歷史學會送我一本華僑口述歷史,加深我的感受,讓我更深地體會當年先輩下南洋的艱,敬佩他們堅韌不拔精神。許多人默默苦難一生,也有人熬過種種苦難,打出一片藍天,慷慨地對家鄉和族群作出回饋。

參觀〈老院子文化民俗园〉 ,又翻閱華僑商人陳劍敦的口述歷史,回顧他的親身經歷,心潮澎湃

 1934年,18歲的陈剑敦从厦门下南洋, 船載3千人,擠滿一船。 當時廈門有两、三万人要下南洋, 買船 票不易,必须抽签, 才有船位。陳劍敦回憶道,他們坐在船上, 像一群沙丁鱼,擠在一起,连猪都不如。他没有行李,只有两套衣服和一张船票。船票2元, 到新加坡上岸时,要再交5元。

1900年,從廈門出海,船艙擠滿人,抵達新加坡,開始金山夢征途。

 
老人陳劍敦講述親身經歷:船艙裝3000人,擠滿下南洋的人,像沙丁魚罐頭,要是沉下去,誰也活不了。



我的岳母周玉情也在那年代從泉州下南洋,當時她才14歲。生前她告訴過我,千辛萬苦,抵達新加坡,但同船的一位女性伙伴在航行中失踪了,沒有人知道她為何失去踪影。



閩南民俗文化园內有一座巨大圓型劇場,以影視燈光、實景人物相結合,加上360度轉動座位,展現〈閩南傳奇〉,包括新客下南洋,碼頭揮淚告別等場面。

〈閩南傳奇〉秀:巨大的動感影視背景,中間真人走動演出,前方是實物海水飄流。

圓形大劇院,還原下南洋場面,坐移動觀眾席,深受感動。心想,先輩的道路,何其艱辛。


眼前劇情出現母亲与十几二十歲兒子码头告别场面,我深受感動。接着出現新客海上遇上狂風巨浪、再遇海盗襲擊,生命飄搖不定,场面十分感人, 引人落淚。

 

在閩南民俗風情园的南洋文化區一段說明寫道
在明末到清末这段历史时期,国内战乱不断,民不聊生。福建、广东一带在当时荒乱穷困,为了谋生,改变命运,躲避战乱,闽南地区的老百姓开始下南洋。在闽南,歌曲爱拼才会赢几乎家喻户晓,从某种意义上说,这首歌正是闽南人爱拼敢赢的性格写照。

坐〈大眼船〉下南洋。
三波移民潮。

Sunday, May 20, 2018

金門山后18間僑村

王敬祥支持孙中山

百年前,愛國華僑王敬祥興建山后18大厝,現今轉變成金門民俗文化村。

晚清王氏家族辦鄉塾,后改為海珠學校,是華僑熱心興學的典範。
山后18大厝僑村,有住宅、家祠和海珠學校,雕工細緻,裝飾繁複費時25年建成。

金門山后中堡僑村18座大厝 ,展現海外華人愛鄉之情,同時也告訴后人,為改變中華民族的命運,海外華人大力支持孙中山的革命事業。

金門人王國珍、王敬祥父子旅居日本神戶,長袖善舞,經商致富,汇款回鄉,興建山后中堡區僑鄉。他們費時25年,建造王氏家族18大屋,村內有住宅、宗祠和學校。

為改變中國的命運,王國珍、王敬祥父子兩人是孙中山忠实追随者,在经济上大力支持孙中山的革命活动。1905年,他們加入孙中山於東京成立的同盟會,是同盟會最早期的成員。

〈山后18間〉施工細膩,建材來自泉州、江西,為閩南傳統聚落的經典之作。
孙中山簽發中華革命黨神戶大阪支部長委任狀。
孙中山親筆函,希望王敬祥在財政上鼎力相助。

如今山后僑村18大厝成為文物村,開放讓人參觀。文物村以古屋為中心,村內有〈文物〉、禮儀〉、〈喜慶〉、〈休閒〉、〈武館〉、〈生產〉6個館和文化館一座。


身歷其中,遊客可觀賞僑村的建築風格與佈局,看到出洋打拼華人留下的物件,孙中山給王敬祥的信件等文物。
王國珍王敬祥父子簡介和王敬祥與孙中山合照於神尸。
王敬祥建立龐大海外事業,傾囊資助孙中山革命事業。

在山后18大厝,看到百年前海外華人支持孙中山搞革命的史料,令我想起1907年孙中山到馬來亞麻坡活動的史料。這些史料顯示,當年北在日本,南在新、馬、印尼等地區,海華人渴望改變民族命運。
孙中山手札1 :鄧澤如汇銀500元,麻坡捐200元,支持革命。

孙中山手札2 :接獲庇朥、芙蓉、麻坡捐款。
當年交通雖不發達,但東京出版的同盟會報刊,仍然能流傳至馬來亞的麻坡。孙中山和他的助手也不辭勞苦,來麻坡募捐,宣傳革命,組織同盟會、書報社,以啟迪民智。
1907年孙中山在陳允洛的陪同下,來到麻坡,會見麻坡支持者劉靜山、張順蘭、呂水浚等。陳允洛曾留下小本子,一筆一筆記錄下孙中山會見當地支持者,所獲的捐款和旅途開銷,包括坐人力車的費用和件郵費等。

孙中山助手陳允洛的小本子,記載孙中山到麻坡,馬六甲等南洋各地募款。

油畫:為革命籌款,早年孙中山泛舟麻河,穿越熱帶雨林。
日本神戶的華人,馬來亞麻坡的華人,在那歷史時期,為革命,為改變,支持孙中山,作出奉獻犧牲。重溫史料,感受早年海外華人愛國愛鄉的情操。